柳叶刀:什么?30年研究表明代谢健康的肥胖也会增加心血管病风险!

点击上方“转化医学网”订阅我们!

干货 | 靠谱 | 实用

导 读

纵观古今,“肥胖”一词,似乎从未离开过人们日常生活的关注视野,哪怕历史上存在过传闻中“以肥为美”的特例(唐朝),也始终释怀不了古今美女这一“心头之恨”,可谓“心病难解,遗憾千年”。

在生产力大幅度提高和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这一症结也尚未解除。更令人难以容忍的是,肥胖不仅仅局限于影响人们的外观审美,更严重的是影响人们的生命健康。针对这一社会生活中的突出问题,医学界给予了足够重视,开展了相关研究,并取得了相应研究成果。

近日,着名期刊《柳叶刀》刊登了一项关于“代谢正常的肥胖与心血管疾病发生风险”的研究报告,研究显示:与体重正常且代谢健康的女性相比,肥胖但代谢健康的女性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更高。

众所周知,肥胖(体重指数大于30kg/㎡)几乎影响所有心血管疾病发生的危险因素,特别是与代谢综合征有关的因素(如高血压、血糖控制不良或糖尿病)以及血脂异常,这些因素使心脏病和中风等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了一倍。

然而,一些肥胖的人的实验室检查结果并没有显示代谢异常(估计显示多达三分之一的肥胖者可能在代谢上是健康的)。

那么,这些所谓的“代谢健康性肥胖”是否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有关,一直是多年来争论的焦点,但至少目前尚不清楚代谢状态是通过何种发病机制影响正常体重或肥胖个体心血管疾病的发展。

在本次实验中,研究人员对90000多名美国女性进行了长达30年的观察研究。领导这项研究的德国人类营养研究所的Matthias Schulze教授解释说道:“我们的大型队列研究证实,代谢健康的肥胖并不是一种无害的疾病,即使是几十年来没有代谢疾病的女性,也面临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增加”。

更重要的是,我们观察到大多数健康的女性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可能会患上2型糖尿病、高血压或高胆固醇,而且不管她们的体重指数如何,她们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都要高得多。”

为了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舒尔兹和他的同事们从1976年开始对美国护士(年龄在30岁至55岁之间)的健康状况进行了一项研究,主要是对90257名女性(最初没有心血管疾病)的肥胖与心血管疾病发病率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研究。

该实验的参与者根据BMI类别、代谢健康(没有以下三种代谢危险因素-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高胆固醇)和代谢健康状况的变化这三大指标来进行分组,并且随后在1980年至2010年期间进行了随访,持续30年。

在此期间,研究人员每两年向参与者发出调查问卷,以更新他们的BMI和代谢健康状况,并评估他们的生活方式、健康行为和病史。

整个过程中,研究人员调整了一系列可能影响结果的因素,包括年龄、饮食、吸烟状况、体力活动、饮酒、族裔或种族、最高教育水平、更年期状况、阿司匹林使用情况以及心脏病或糖尿病家族史等。

在24年的平均随访中,记录了6306例新的心血管疾病病例,包括3304例心脏病发作和3080例中风。在所有代谢不健康的女性中,不管她们的BMI如何,她们发生心血管疾病的风险都更高。

另外,代谢不健康的正常体重妇女患心血管疾病的可能性是没有代谢异常的正常体重妇女的2.5倍,而“代谢健康肥胖”妇女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同样也更高(39%)。重要的是,大多数最初代谢健康肥胖的女性(84%)和大约三分之二(68%)的正常体重代谢健康女性在20年内转变为不健康的表型。

研究人员说道:“我们的发现强调了预防代谢性疾病发展的重要性,并建议即使是代谢健康良好的个体也可能受益于早期行为管理,以改善饮食和增加体力活动,以防止代谢健康恶化。”他强调,此次发现显示的是观察性的联系,而不是因果关系。

同时,他们也指出了研究的一些局限性,包括这项研究主要涉及欧洲血统的妇女,因此研究结果不能推广到其他族裔群体和男子;同时,他们对代谢健康的定义(没有三种代谢疾病)的不同,可能会区别于其他研究。

研究结果最终表明:无论女性是否患有高血压或2型糖尿病等常见代谢疾病,肥胖都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另外,大多数代谢健康的女性,即使体重正常,也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变得代谢不健康。

健康,毫无疑问,始终是人类的永恒追求。健康的定义,并非是外表上的肌肤似雪、丰朗如玉,更深层次的健康是心理和生理水平的正常状态,而这标准,恰恰是我们的追求目标。

同理,肥胖,严格来讲本身就不是一种完全正常的生理状态,何来“健康的肥胖”之说呢?本次研究结果是对“生活常识”的挑战,同时更是对人们健康追求过程中的警醒,具有深远的科普价值,助力人们追求生命健康的长途旅程。

参考文献:

1 Kivimaki M, Kuosma E, Ferrie JE, et al. Overweight, obesity, and risk of cardiometabolic multimorbidity: pooled analysis of individual-level data for 120813 adults from 16 cohort studies from the USA and Europe. Lancet Public Health 2017; 2: e277–85.

2 Yusuf S, Hawken S, Ounpuu S, et al. Effect of potentially modifiable risk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52 countries (the INTERHEART study): case-control study. Lancet 2004; 364: 937–52.

3 Stefan N, Haring HU, Hu FB, Schulze MB. 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ity: epidemiology,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s.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13; 1: 152–62.

转化医学领域核心门户

识别图中二维码,点击关注

投稿、应聘医学编辑:

微信:vipmed360

商务合作

微信:zhyxkf

END

转折点——生物医药招聘第一平台